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法學思想 -> 審判研討

執行終結后實施的侵權行為是否可以直接進入執行程序

發布時間:2017-01-01 00:00:00


原告張某與被告李某系鄰居關系,兩家因生活矛盾,積怨較深。2003年10月,李某在張某門前道路上堆積雜物,致使張某家人無法正常通行。后張某訴至法院,法院判決李某停止侵權,并限期清除道路上堆放雜物。李某拒不履行排除妨礙義務,后張某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后,李某被迫清除路上障礙物,執行案件終結。后李某再次在張某門面道路上設置障礙,張某再次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對此案的處理,有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張某可以直接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其理由是張某訴李某侵權一案經人民法院審理,并得到支持,說明張某的正常通行權利是法院通過判決予以確認而加以保護的。在張某的通行權利沒有被國家依照法定的程序予以剝奪或限制(如國家征用張某的宅基或改變張某的土地使用范圍),或張某放棄轉移其權利(如張某遷徙放棄宅基或轉讓土地使用權)情形下,李某再次實施設置障礙,故意妨礙張某通行的行為,違背了判決確定的義務,是故意不履行判決義務的惡意事件。法院已經判決張某停止侵權,并清除妨礙不僅是對李某第一次侵權行為的否定,而且還意味著李某在排除妨礙后不得侵犯張某正常出行自由。判決制止的是一種行為,保護的是一種權利,而且所保護的權利具有合法性、永久性(在排除依法改變、限制權利內容情形下),對判決保護權利的侵犯就是對判決所確定義務的違背,就是對生效的具有司法權威的法律文書的侵害。故法院應恢復對該案的執行,保護張某已經被法院裁決確認的權利不受侵害。 第二種意見:張某不可以直接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應通過新的訴訟解決。其理由是:李某第一次在張某門前道路設置障礙,妨礙張某家人通行,是一個完整的侵權行為。因為侵權行為引發的張某與李某之間的糾紛,已經通過訴訟程序及強制執行程序得到解決,并且訴訟與執行程序已進行完畢,案件終結。在案件終結后,李某再次在張某門前設置障礙,雖然行為在方式與性質上同第一個侵權行為完全一樣,但其是獨立于第一次侵權行為的一個全新的侵權行為,其引發的糾紛屬一個獨立的糾紛,理應按照法律規定進入新的訴訟、執行程序,然后予以解決。法院的判決雖然是通過解決具體的糾紛,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利的,但司法文書不同于法律規,它只對個案具有拘束力,不具有廣泛的約束力,因此不能夠依據第一次判決來制止、制裁判決以后發生的第二次侵權行為。同時執行程序結束后,一切訴訟活動都已經結束。對已經終結的案件啟動執行程序,也不符合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故張某不能直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必須進行新的訴訟。 筆者同意第二種處理意見。

文章出處:河南法院網    


關閉窗口

您是第 5364914 位訪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   冀ICP備10016685號

亚美娱乐手机版优惠多一点-亚美am8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