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法學思想 -> 審判研討

此案在執行程序中能否適用《關于審理與企業改制相關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發布時間:2017-01-01 00:00:00


某陶瓷廠以其固定資產作為抵押在銀行貸款500萬元,貸款到期后,該廠未如期還本付息。銀行將該廠訴至本市中級人民法院,法院經審理判決該廠歸還銀行本息,由于該廠未履行法院判決,銀行便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可是,在法院執行的過程中,該廠進行了企業股份合作制改造,由企業向職工轉讓部分產權,由企業與職工共同組建成了股份合作制企業。這樣,原陶瓷廠雖然仍然存在但是已沒有什么財產可供執行,法院的強制執行陷入了僵局,并且對本案的關鍵問題即在執行程序中能否適用最高人民法院今年元月公布的《關于審理與企業改制相關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將改制后的股份公司追加為被執行人有兩種不同的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在執行程序中不能適用《規定》,不能將改制后的股份制公司直接追加為被執行人,而應當通過重新啟動審判程序并做出裁判變更被告。理由是: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與企業改制相關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是對審理企業公司制改造、企業股份合作制改造、企業分立等與企業改制相關的債務承擔等民事糾紛問題的規定,是對此類案件實體方面處理的規定,并沒有明確在執行程序中可以適用。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第76—82條對變更和追加被執行人僅限于無法人資格的私營獨資企業、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無力償還債務、企業法人分立等六種情況,對上述情況也未做規定。因此,如果在執行程序中直接將改制后的企業追加為被執行人沒有法律依據;

第三,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裁定將改制后的企業追加為被執行人,涉及到新的當事人來承擔實體責任,不通過審判程序做出判決來確定,一方面剝奪了當事人的訴權,另一方面法律沒有賦予當事人對此裁定有上訴的權利,作為被執行人如果對裁定不服,又沒有上訴的權利,剝奪了被執行人上訴的權力。

另一種意見認為,在執行程序中可以適用《規定》,由執行部門直接裁定追加改制后的股份制企業為被執行人。理由是:

第一,《規定》既是實體法的規定,又是程序法的規定,從《規定》的標題來理解,“審理”在廣義上既包括審判,又包括執行 ,是一個完整的整體。另外法律對此也沒有禁止性的規定。因此,可以在執行程序中適用,直接追加改制后的股份公司為被執行人。

第二,本案中追加被執行主體,并不改變原執行依據所確定的責任的內容,只是在責任確定的基礎上,對與原被執行人有某種特定關系的主體的追加,且原被執行人與新被執行人之間有財產、權利、義務的承受關系,根據判決既判力擴張的理論,生效判決對與債務人有繼受關系的人有當然的約束力。因此這種情況下的主體追加,并不需要改變原判決的問題,只是通過一定的形式宣布生效法律文書的效力及于應受約束的其他人。這種形式只需以裁定的形式做出即可,沒有必要通過審判程序以判決形式作出。

第三,從《規定》的內容來看,它主要是就改制后企業對企業改制前的債務、民事責任承擔問題進行了規定,而且規定得具體、明確,不再需要復雜的事實認定和法律分析,因此,不通過審判程序,而通過簡易的程序做出補充性的裁定是完全可行的;況且目前我國訴訟制度尚不夠發達,以及受審判力量等各種因素的限制,如果通過重新提起審判程序并做出裁判追加,徒增訴累,延長了訴訟周期,既浪費了法院的司法資源,也不利于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而由執行機構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裁定追加被執行主體,比較簡潔、迅速,有利于提高執行效率,及時保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目前,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企業改制如企業公司制改造、企業股份合作制改造、企業分立等現象不斷增加,而且在執行實踐中,有很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是在法院的執行過程中進行了改制,類似上述的問題很多。因此如果上述問題得不到解決,將會影響法院對這類案件的執行,影響法院及法律的權威。因此筆者在這里建議在執行中按上述第二種意見辦理。

責編:王琳

文章出處:河南法院網    


關閉窗口

您是第 5364912 位訪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   冀ICP備10016685號

亚美娱乐手机版优惠多一点-亚美am8网址